当前位置:

主页 > 禅学 > 读书交流 > 主体 >

关于如何破除心中的障碍的讨论

源自:禅吧网 作者:简单

 
    注:本文摘自实修世界网站线下实修小组的一次交流实录,仅供大家参考,所有原理与操作,请以《如何安心如何空》为唯一标准答案。
 
 
    XC:以前我觉得自己都是一个人在战斗,觉得好累,但是觉得自己很有力量,免不了还是要对外发泄一下,比如我就发泄到我老公身上。
 
    但是最近我觉得挺为自己高兴的,我现在觉得那只是我自己本人,跟他根本没关系,是因为我害怕自己力量不够,需要找一个支持,然后你又不能要求别人支撑或者帮你分担,就放在他身上。
 
    现在觉得这个挺好的,然后你就看那个是什么东西,我最近正在做这个事情,你去体会或者尝试操作一下,看看是什么东西在担心害怕,然后你去怪别人,我觉得这个视角的转换算是最近一个小小的变化吧。
 
    反倒觉得慢慢放一些东西,松一些东西,不像以前那么紧张害怕了。松下去发现,以前觉得这个力量需要别人来支持,或者需要别的东西来支撑的,现在也觉得可以不需要那么多别人的支撑或者别的东西的支撑,也掉不下去。
 
    ZXL:反正说到底,真修行是一个苦差事,面对自己的过程,包括很多不经意的我们的一个习惯、一个做法、一个对别人的要求、一个埋怨,其实都是自己内心里的东西,如果在这样一个机会里去回望自己的时候,如果真的能找到那个点的话,一重障碍就破掉了。
 
 
    YWY: “找到”那个障碍点跟“知道”那个障碍点是怎么起来的,是一回事吗?
 
    ZXL: 不是一回事。
 
    YWY: 那怎么样找到那个点呢?
 
    ZXL: 找到那个点,是说在修行的过程中,我们真正能认识到自己的盲区,这也是一个破除障碍的方便。比如说,有时候一个障碍在这里,我们需要用持咒的方法化解。在现实中,如果遇到一些情境的时候,你返观自己,你能看到自己问题所在的时候,也是一个方便。你看到自己问题所在的当下,那一重障碍就同步瓦解了。
 
    YWY: 比如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一些事情激起心里的反应,就会本能地看一下你的参照系在哪里,看这个参照系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它跟你最后的那个参照系是什么关系。但是即使你知道你的参照系是在那个地方应对的,你也没有办法说那个障碍就瓦解掉了。
 
    ZXL: 这是两个概念,如果外界来了一个什么样的情况,那只是一个对境,它勾起来的是我们心里的一个种子去跟它相应,我们在心理层面会有很多机制出来。这些机制我们潜意识根本都没有意识到过我是这样想的,最后它就会外化出来。外化出来结果可能是我的埋怨、我的要求、我的沉沦等不同的表现。
 
    我所说的看到那个点,不是说站在参照系的角度看到它跟参照系的距离,或者我在参照系里面,它在某一个位置。这样的看到如果你功夫不够的话,没有什么作用。
 
    这时候有两个选择,一个方式,我通过持咒、做功夫来让障碍本身慢慢地化掉,有可能一次能化得掉,也可能好几次都化不掉;但是还有一个方便,可能一下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处理方式我心里的原始机制是什么,这个时候它就瓦解了,构建它的那些东西就瓦解了。
 
    比如在生活中跟家人的相处,我老是觉得问题在那儿,这个问题会以各种各样的形式重复地上演,但是如果你返观回来,你发现是自己的一个东西投射出去,自己投射的那个点你发现了,哦原来是我自己的自信不够……就是你把那个根儿看清楚的瞬间,那个东西就瓦解了。
 
    YWY:我觉得还是会反复。
 
    ZXL: 它有可能会再现,因为还有惯性,但这个根儿化开就是化开了。
 
    YWY:那我就是还没有化开?因为总是在重复的问题上……
 
    ZXL: 那你就还没有找到那个根儿、那个点,其实这是个特别好的方便。
 
 
    WYN: 我最近是对心上的因果有一点点体会,我就发现有的时候那一念起来,比如我当时很烦,这个事我就想应付过去,最后它都不知道长成什么样了,而且结果经常是要找回来的,经常是重复出现重复考验,折腾你啊。
 
    但我现在偶尔在那一念起来的时候能有感受,我的心会沉一下,用心去面对,而不是说躲或者去怎么样,我发现一般这个时候处理完这个事情它也就过去了,不会再找回来了,我不知道这种和您表达的遇到一个障碍是什么关系。
 
    ZXL: 我刚才表达的是说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这么一个机制在运转的过程中,怎么样把这个机制给瓦解掉、破坏掉、摧毁。
 
    你刚才说的这个,是你现在对这样的一个运转机制刚刚有了一点感觉,当你意识到这样的一个存在的时候你已经是进步了;当你意识到这样的一个存在,你能够去面对它,这就是第二重的进步。
 
    如果你意识不到这样的一个存在,那它的轨迹一定是说这个事情会以不同的形式还是以这样一个模式再重现,还是会这样的运转的;当你意识到这样一个模式,而不去真实面对的时候、不能够真实面对的时候,它也一样,那个机制还是在的,只是你知道这事又变着法的又来了,仅此而已。
 
    当你去面对它的时候才有可能改变,然后再谈去找到核心的点,把那个点一碎掉,就相当于一个机制的破坏,这样的一个东西就坏掉,其实就相当于把那个种子弄坏了。
 
    XWH: 有的可能不是太好解决,比如说我以前每次见作者,就怕作者会不会愿意见我啊,我也没什么进步,就是那种觉得自己不够好。
 
    但是这个不是根,我反复意识到这一点,这个心理老是破除不了,后来我就意识到从根上,从小自己老挨批评,那个根可能很深,我就觉得,这种问题需要很长时间慢慢才能解决。
 
    ZXL:我觉得并不是每个问题我们都有可能见到根的,我们不一定具备那样的一个能力觉照到那个东西,但往那个方向这个功夫的细化是可以做到的,当你说要去找那个点的话,一定有一个功夫的累进过程,这个我们是可以做的,不一定见到它,但可以靠近,它相当于是觉察力的功夫。
 
    其实每次说到的东西,你应该回去之后试着用起来,它是可以改变你的生活的,改变你的状态的,这样才对。
 

标签: 实修世界  障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京ICP备1301070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4900号

食品经营许可证:JY1110817110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