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禅学 > 传世经典 >

武则天与敦煌《金刚经》的故事

源自:搜狐网 作者:历史控

 
    《金刚经》原名《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来自印度的初期大乘佛教。是大乘佛教中的一本重要的宗教经书,也是中国禅文化(日本禅宗)的基础经书。这本经书约在南北朝时代传入中国,其中有众多翻译版本,但鸠摩罗什的译本最受推崇。
 
    般若意思为“智慧”; 波罗蜜意思为跨越生死,到达教化的彼岸;“金刚”喻意为坚定与对智慧渴望。佛经的基本信息为如果一个人的信念固若金汤,他就可以摆脱所有的痛苦和煎熬。
 
    这本《金刚经》手抄本出自唐朝仪凤元年(676年),出土于中国敦煌。自其传入以来,《金刚经》备受推崇。人们竞相复制与印制,因此得以广泛流传。
    在敦煌写经中,研究者发现了一些初唐时期出自于长安宫廷的写经,时间跨度在咸亨二年(公元671年)至仪凤二年(公元677年)。这些写经有统一格式,卷后有宫廷写经固有的写经列位,详细罗列了抄经的时间、抄经者、用纸数量、装潢者、初校者、再校者、三校者、详阅者、监制者,可见当时的宫廷写经有统一的格式。通过对这批长安宫廷写经后的写经列位中的信息归类和对比,我们发现了这次大规模写经活动中的一些信息。


    咸亨元年九月,武则天生母杨氏去世,其时武则天已取得至高无上的政治地位,她为了给已逝父母做功德,发愿写《金刚经》《妙法莲华经》各三千部,《金刚经》为一卷本,《妙法莲华经》为七卷本,全部完成当写有《妙法莲华经》二万一千卷,《金刚经》三千卷,可谓一项浩大的工程。为了完成这一工程,她将长安修祥坊中杨氏旧宅舍为太原寺,调慧立任寺主、道成任上座,可能同时还调集了一批高僧进入太原寺,筹备抄写《妙法莲华经》及《金刚经》的工作。隋唐时代,主人故去后,舍宅为寺是一种追福的形式,武则天也未能免俗。
    武则天任命虞昶为使,向义感为判官,调集门下省、秘书省、弘文馆、左春坊等机构的楷书手专任抄写工作;同时,又调集西明寺、大总持寺等长安城中至少十七座寺院的僧人担任经卷的初校、再校、三校。为显郑重,专门由宫廷调集或新制一批厚潢砑光麻纸作抄经之用,笔、墨及装潢用料或由皇家供给。这项抄经工作持续了至少六年,因为目前所见时间最早的一卷写经抄于“咸亨二年五月廿二日”,最晚的一卷写经抄于“仪凤二年五月廿一日”。从敦煌藏经洞已发现的53件写经判断,三千部《妙法莲华经》及《金刚经》可能全部抄好后下发到州县,这批写经中的一部分流传到甘肃敦煌,赖莫高窟藏经洞得以保存至今。
 
    由这批经卷后的写经列位可知,虞昶与阎玄道先后担任了写经使。作为朝廷别敕的差使,写经使是主要负责人,负责全局的统筹、组织、物质保障和最后的质量把关,判官是作为写经使的副手,负责具体事务的安排。虞昶、阎玄道任写经使,与其他写经使不同,他们都来自工部,本职工作都与宗教及文学无关,他们兼职很可能与擅长书法有关。虞昶是书法家虞世南的儿子,阎玄道是画家阎立德的儿子,他们同为初唐名臣之后,选择他们为写经使可见武则天对这次写经的重视程度,事实上他们也确实出色地完成了这次大规模的写经工程。
 

标签: 敦煌  金刚经  武则天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京ICP备1301070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4900号

食品经营许可证:JY11108171100126